和平飲食,點亮愛的光芒

「今天我們人類所能做的,就是一個自我探索與自我解脫的旅程,如果繼續為食物、商品去剝削動物,人類就沒有辦法得到自由。」

「我們最能影響我們自己。我們可以透過學習來改善生命,愛這個宇宙,愛所有的生命,並且教育別人。」

「有機農耕,是在道德與慈悲心的觀念下進行的,它對生命帶來正義,使世界變的和平,不再是佔有、殺戮的殘酷世界。」(塔托博士)

二○一四年一月二十五日、二十六日,由週一無肉日聯絡平台、福智文教基金會、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與里仁公司合辦的「塔托博士和平飲食演講」中,塔托博士非常精要地介紹了他所寫的書「和平飲食」的重要概念,雖然這是一個嚴肅而具急迫性的課題,但是他以充滿感情的語調、巧妙穿插動人的鋼琴演奏,使整場演講充滿知性與感性。

「我們對別人所做的任何行為,總有一天會回到我們身上。」塔托博士從行為的影響力點出一種錯誤的心態─我們傷害動物,以為牠們不會報復。其實,環境會對我們報復,我們的身體與心理也會對我們報復。特別是食用肉、蛋、奶的飲食習慣,會造成我們內在與外在的痛苦和快樂。

 

外在──對動物、地球、社會的傷害

吃動物性產品會對地球生態、社會資源產生極大的破壞與耗損。比如,為了滿足肉品市場的需求,必須大面積種植穀物(其中包括了基因改造的玉米、黃豆),乃至大規模捕撈海洋生物來餵養陸地上的牲畜。它衍伸的問題非常多,包括森林的破壞、水資源的耗費、陸地與海洋生物的滅絕、水、土壤與空氣的汙染,還有全球暖化。

另一方面,大量繁殖牛、羊、豬、雞時,是將牠們囚禁在非常糟的環境,施打各種藥物。人工飼養的魚被養在髒汙的水裡,裡面有糞便和各種藥劑,魚體內的毒素比水中的還多。在大海裡,因為人類製造的汙染物(包括戴奧辛、重金屬、殺蟲劑、放射線汙染、工業廢水等)流入河川海洋,所以水中生物也受到嚴重的毒害。

每天有超過百萬隻的動物被殺,只因為人類想吃,可是又不願意做劊子手,就付錢讓別人做。屠宰場的工作者在宰殺、肢解動物的過程中,身體受到傷害,心中的慈悲也被磨滅了。有的工作者因此罹患屠夫失調症,不但會使用藥物,而且在家庭與社區中發生暴力行為,造成社會的問題。

內在──普遍的身心疾病

當我們把動物、大自然簡化為物品,對動物論斤秤兩地買賣,想辦法把牠們養胖,結果人類社會也有嚴重的肥胖問題;為了讓母牛持續生產牛奶,就強迫牠們不斷懷孕生產,不斷從體內輸出鈣質,導致骨質疏鬆,當牠們無力產乳時被當成肉牛宰殺。一位屠宰場的工作者說,被殺的乳牛因為骨質疏鬆,脆弱到用手就可以折斷。這樣的行為回饋回來,骨質疏鬆症也成為人類常見的疾病。

就心理影響來說,人類因為不斷剝削動物的身體,偷走牠們的小孩,拆散牠們的家庭,結果也逐漸簡化自己與其他人的關係,現代有許多家庭缺乏溫暖乃至破碎,社會充滿暴力、競爭就是最明顯的例子。事實上人類也簡化了自己──將自己的慈悲心與慷慨隔絕在外,切斷了與古老智慧的連結,變得冷酷、孤立、痛苦。

世界的希望──愛與慈悲

塔托博士說明「純素」與「素食」定義的不同。「素食」是指不吃肉,但不談動機。「純素」的動機是愛心與慈悲的心,主張降低所有對動物及其他人的剝削、支配或利用。不但非暴力,不吃肉蛋奶,而且也不使用與動物相關的產品,例如皮革、絲、羊毛,也不以去動物園看動物來娛樂自己。

塔托博士認為,整個世界已經被錯誤的飲食習慣牽引到毀滅的路上,我們若想挽救,就要尊重其它生命生存的需要,這樣世界才會充滿富足、健康、安樂與和諧。

兩天的演講空檔,塔托博士拜訪了福智文教基金會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,得知創辦人日常老和尚的志業發展現況,包括老和尚長年帶動弟子推動有機無農藥事業、與產官學界共同推動護生,與校園蔬食教育等。他很高興台灣正在為人類共同的福祉而奮鬥,具有慈悲、關懷與熱忱,他樂意把這樣成功的經驗帶回去,也希望台灣成為世界的典範。

 

 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©2012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.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