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智彩攝人生

在法人許多法會、營隊中出現的師父栩栩如生的法照和影像,有許多皆出自溫清龍師兄的用心。溫師兄於一九九六年應太太韓詩雯師姐之邀,義務拍攝培德班到三峽的校外教學,從而參與為法人的發展做影像紀錄。

十餘年來,溫師兄的攝影專業與廣論學習像天平的兩端,從初始的以攝影專業為主,到如今的以學習廣論為重。他是如何一步步得師長攝受,變改技術本位的習性,成為信受師父教法的佛弟子,讓學佛的路從黑白變彩色?

義務拍攝 開啟善緣 

溫清龍,是商業與沙龍攝影界小有知名度的攝影師,對影像有特殊敏感度,會善巧運用燈光、配件……充分表達所拍攝對象的神韻與特質,作品人人稱讚。工作之餘,喜歡閒適自在的到處旅遊,也喜歡在家種花蒔草、做茶、做麵包、打太極拳……在悠閒中激發創意。

在小學任教的太太韓詩雯,於一九九三年學習廣論之後,便經常邀請他一起學習,溫師兄總回答:「學佛是老了,退休之後才要做的事,現在還正年輕,大好時光應該要用來過更美好的人生。」

雖然一時間沒有竟功,詩雯師姐卻沒有放棄牽引的心,一九九六年,她挑了個培德班到三峽校外教學的機會,請求擅長攝影的溫師兄擔任隨隊攝影。喜歡助人的溫師兄一口答應,而且完全免費當義工。

照片洗出來以後人人叫好,溫師兄感覺這群人很真誠、好可愛。此後,文教有活動,都會邀請溫師兄幫忙拍照留紀錄,溫師兄也很大方,只要基金會開口,他幾乎都會點頭答應!

陪讀廣論 生命轉彎

兩年後,詩雯師姐告訴溫師兄:「我幫爸爸報名參加廣論班研習,想請你擔任司機,接送爸爸上課。」孝順的溫師兄一口答應。帶著陪讀的心進入教室的溫師兄,每次上課都坐在最後一排,雖然沒有報名,但大家都稱他溫師兄,讓他感覺自己也是班上的一員。一個月後,岳父退出廣論班研習,尚未相應的溫師兄卻接續帶小姨子上課,後來小姨子也退出廣論班,溫師兄卻覺得大家都當他是師兄,不可以翹課,只好硬著頭皮,繼續坐在最後一排,繼續他聽不太懂的廣論研討。

溫師兄的攝影專業在法人逐漸傳揚開來後,不只是文教基金會,法人的教師營、企業營、大專營……也開始看到溫師兄的身影,後來甚至應法人邀請,成立影片製作小組,專職法人活動的影像紀錄。於是,朝禮法會、祈願法會、皈依法會、憶師恩法會……拍攝工作逐漸進入溫師兄的生命。

放下專業 學習配合

「其實,我只會拍照,錄影的工作我根本不懂,都是其他人在負責。」溫師兄謙虛表示,他只是就畫面的選取、角度的抉擇、燈光的陪襯……給些個人的建議。他的謙和、工作過程對專業的尊重,以及樂於助人、隨時補漏的特質,讓團隊成員都很願意配合他,每次的營隊任務都能圓滿成辦。

後來,營隊的前行影片、以及課程中所需要的影片,也常常邀請影片小組協助製作,溫師兄和他的團隊,總會很認真的完成。有時大夥挑燈夜戰、辛辛苦苦做出來的影片,法師常常給予建議,而這些建議,在自認是專業的溫師兄眼裡,似乎都會破壞影片的整體氣氛與美感,但是,溫師兄心裡很清楚:「攝影,我是專業;但佛法,法師才是專業。」所以,他嘗試放下自己的想法,努力配合、揣摩法師的意趣。漸漸的,小組所製作的影片,經法師過目後,要修改的地方愈來愈少,溫師兄赫然發現:原來佛法的種子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深植、取代他的專業領域了。沒有停在我愛執上,而是當個好學生,乖乖的聽話調整。

求法心切 難行能行

溝通磨合中,法師最常對他講的話是:「要好好讀廣論呀!」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,那話逐漸有了重量,溫師兄漸漸體會到,自己與法師的距離在於廣論。

習慣於自學的溫師兄,感覺到了法師們的言行,都以師父的教誡為依止,他第一次體會到依師的重要。

有一次法會的前行緣念,帶領義工所講述的廣論內涵,他完全聽不懂。「可能是資糧累積足夠了,我當下忽然覺得很慚愧,覺得在師父建立教法的勝地,應該依法學習!」溫師兄說。

想學的心如此熾盛,溫師兄開始積極尋求快速學好廣論的方法。在同一樓層,不同單位的同行陳麗雅師姐指點他:「去擔任班級幹部,會逼你快速學習。」溫師兄即知即行,立刻到淨智組尋求承擔班級幹部的機會。只是,當期的研討班已經開始運行,未有班級幹部出缺。溫師兄不死心,繼續到處探詢,終於獲得桃園一個班長邀請他承擔副班長,那個班長是當年跟他一起總是坐在教室最後頭,自始至終都不肯消文的呂興義師兄。

擔任副班長的溫師兄,每週得開車往返桃園三趟,除了護持的正行那一趟之外,還有一趟共學、一趟上課進度的確定,許多人隨喜他不辭辛苦,溫師兄卻秉持自己一貫對承諾的堅持喜樂而行。直到第二年,天母教室邀請他前去護持研討班為止。

這段時間的親近善士,溫師兄真實體會了廣論的殊妙,逐漸將生活的重心,從攝影轉為學習廣論。如今的他,已經成為二○一一年秋季青廣班的班長。

培訓後進 攝錄福智

近幾年,法人事業蓬勃發展,溫師兄和他的影製團隊,已經難以完全滿足各單位龐大的活動紀錄需求,於是,文教、淨智、廣福各單位,相繼成立影製紀錄小組,也共同邀請溫師兄代為培訓承擔活動紀錄的後進。對於這些邀請,溫師兄幾乎是來者不拒,培養後進的心意讓人感動。

二○一○年,近耳順之年的溫師兄,開始思考攝影技術的傳承。他將自己工作室裡的許多珍貴攝影資材:鎂光燈、腳架、佈景、道具……搬到法人,還指揮同修油漆牆面,成立法人第一座專業攝影棚。

十餘年的學習,如今已是備覽班學員的溫師兄,很感恩這趟廣論的學習路,更感恩一路走來,幫助他讓學佛人生從黑白轉為豐富彩色的所有人。「如果不是師父、法師、同行的一路陪伴,還有耐心的等待,我不可能有今天的體會!」

現在的溫清龍,最最快樂的時間,不是到處獵取鏡頭,不是拍出好照片,做出好影片,而是對師父的開示又有了新的體會,心靈又攀上了新高!

(出處:福智之聲 第 203期 / 2012 年 5 月 / 作者:明心)

 

歷史相關文章
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©2018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