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愛

「真正高興能見到你,滿心歡喜地歡迎你……」教師營會場鄰近餐廳門口,一群黃背心義工早早列隊,熱情歡唱、賣力鼓掌,簇擁著我們這群學員進入用餐。

心想這頓飯是這麼多義工的付出,內心油然生起一股莫名的感動,但同時另一種悸動也在心裡擺盪 -- 奇怪!吃了這麼多年飯,父母打理過多少餐,我怎麼都不曾感動過?

 

現場氛圍軟化了我的心,打開了我的心窗,於是成長過程中一些不愉快的場景,似乎有了不同的風光……

小學四年級時爸媽誤會我偷錢,喚醒睡夢中的我,從半夜詢問到天明。雖然後來真相大白,但這件事在我心中烙下負面印記,認為不被父母信任,從此戴著有色眼鏡看事情。譬如:與同儕發生爭執或打架,當對方父母帶著孩子來我家興師問罪時,母親的反應都是責罵我、處罰我。「又不是只有我錯,他也有錯啊……」母親從不聽我解釋,她認為只要是吵架、打架都是錯,沒什麼理由好說。幾次之後,我知道遇到這樣的事,父母不會當我的靠山,因此與父母的心漸行漸遠,越見疏離。

教師營結束後,我參加了後續的學習。有一次課程中討論到:「孟武伯問孝。子曰:父母唯其疾之憂。」這裡的「疾」包括了身、心兩方面,原來父母最怕孩子生病、變壞!終於,我有些醒覺 -- 小時候跟同儕打架,如果母親真當我的靠山,我會不會有恃無恐、繼續打架?現在有可能成為一名老師嗎?母親的處罰其實是深沉的愛,是怕我走錯路。同樣的,偷錢事件也是父母擔心我行為偏差,想及時導正,並不是不信任我、不愛我啊!

於是,對於過去的種種,我開始有了不同方向的詮釋。像是小時候放春假,我們都要跟著父親到田裡拔草,看到其他小朋友騎單車四處玩,內心羨慕極了,目光不知不覺跟著轉,這時父親就會吼一聲:「看什麼,趕快拔!」就這樣從清晨工作到太陽下山,三天假期都在田裡度過,當時好哀怨為什麼我們家的小孩假期要拔草。現在了解了,父親是在教我習勞,希望我未來的人生禁得起風浪。

當我自怨自艾的心態逐漸轉變,過去對他人習以為常的負面觀感慢慢消失,越來越能感受到父母的愛,也越來越快樂了!

(出處:福智之友 第 119 期 / 作者:彰化 黃順隆) 

 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©2018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