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是純潔的白紙,
   透過「發現美的眼睛」,
   我停止了搓揉,
   於是這張紙,
   揮別破損,揮灑繽紛。
 

「只要孩子健康、有禮貌。」這個懷孕時單純的初衷,在孩子漸漸長大時變了樣。總覺得他們應該懂得更多、做得更好,功課要達到老師要求、行為要符合規範,忘了天真的孩子也有自己的特質。

我有兩個女兒,小六和小二。老大好動沒耐性,一件事情沒完成就好奇其他的事,導師給評語:「與同學相處和樂,熱心助人,但在幫助同學之前,應該先將自己份內的事情完成。」評語裡,我只看到最後一句,難免就對她一頓說教。她其性不改,我也動作反覆,久而久之,她對我的說教採取不耐煩、不理會的態度。且她在外受委屈回來撒嬌,我沒同理又說教一番,她就更不想吐露心事了。老二見到老大常被我念,許多心事也不太跟我說。母女每天的相處如同流水帳,親情成績一路減分。

「要教導孩子正確的觀念,讓孩子行為不要偏差。」我覺得這個想法沒錯啊!直到學習了「發現美的眼睛」後,才知道作法大大有問題。

「觀功念恩」是「發現美的眼睛」的藥引,我努力雙管齊下。

老大愛吹直笛,日也吹夜也吹,常吹到渾然忘我。以前一聽到笛聲就想:「很吵啊!妳不要在家吹,會影響到鄰居。」那時候只在乎不要吵,卻沒欣賞她不斷努力的成果,得到了老師的獎勵和同學的賞識。現在只要她一拿起直笛,我和妹妹就變成忠實的幸福聽眾,真心欣賞未來直笛家的演奏。

某次聯絡簿簽名,老大沒拿數學考卷給我簽,逼問之下,她才很害怕的拿了出來。一看,六十四分!我怒火攻心,她臉漲得通紅……看她這樣,我心沉靜了一下:「妳是覺得媽媽在傷害妳嗎?其實我是想關心妳、幫助妳。」於是我說:「錯的地方妳都學會了嗎?」她回答:「錯的地方我都訂正了,而且學會了。」我立刻表示:「妳很棒,因為妳把不會的都重寫了,就等於妳會了。」她就很開心的依偎在我身旁。

現在這兩個寶貝,聽話、懷著歡喜心做家事,各司其職;姊妹們若爭吵,互相告狀,我也不馬上主持正義、判斷對錯,我態度改變,反而使她們看清自己的行為,而相互道歉;學校的作業由潦草變工整,聯絡簿上老師的評語由「需改進」,變成「進步很多」……

想想,孩子其實是我的寶貝,以前怎麼會對她那麼嚴厲?如今心「眼」一轉,親情指數歡喜走高了。

(本文出處:福智之友第121期,作者 林慧)

 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©2018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