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哲哲是個亞斯伯格症的孩子,一板一眼不知變通的個性很令我頭疼,但因為追求精準,不怕得罪人,即使同學覺得他很沒有「人情味」,他依然是老師心目中的「最佳風紀股長」。

哲哲這樣的「生存模式」在班上分組作報告或討論時,就很慘了,因為沒有人想和他同一組,而老師一向的作法是把他分給人數不足的組別。

「哲哲,你最近常和小詠同一組做報告,你們兩個默契不錯吧?」我試探性的問問,故意找話題和兒子聊,手邊翻著他剛發下來的作業,高年級的小組報告還不少呢!

「沒有啊!」

「是老師叫我和他同一組。」

翻著他們的報告,小詠的字體潦草,他負責的幾頁,插圖沒有仔細描好邊框,附上的圖表貼得歪歪的,真是不用心,難怪分數不高!

「下回可不可以不要再跟小詠同一組啊?」哲哲不以為意地聳聳肩。

接連幾天手機line群組裡,曉萱媽媽提起孩子被小詠口出惡言威脅,這小詠還真是個麻煩人物,上課愛搗蛋不聽講,惡形惡狀,兒子還傻傻地跟他同一組,這個小詠,真是討厭!兒子的優秀成績每次都被他給影響了。「要不要去學校跟老師反應一下啊?」我挺猶豫的....

最近出門時,發現哲哲綁鞋帶綁好久,他的龜毛個性讓我忍不住催促他,而他指指鞋子,「唉呀!原來鞋帶最前頭的塑膠硬皮掉了!」整個鞋帶鬆散開來,難怪他總是綁不好,提醒自己要記得買雙新的鞋帶換上。

過後我就忘了鞋帶這件事……兒子也無所謂的繼續拖著「開花鞋帶」去上課,直到有天我無意發現……他的鞋帶頭竟然被仔細地纏上膠帶,「修理」好了耶!

「弟弟,你真棒,媽媽沒買新的鞋帶更換,你就自己拿膠帶捆好,真是細心!」找到機會好好稱讚鼓勵他一下。

「不是,那不是我黏的!」

「不是你黏的?那是誰這麼細心幫你?」腦海裡出現幾個女孩的名字。

「是小詠蹲在地上幫我黏的啦!」

「小詠???那個常常跟你一起做報告的小詠?」

「嗯!是啊!」

我呆了一下,內心感到慚愧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我用刻板印象否定他,未曾用心去看待這個孩子生命中原本的美好特質....竟是他耐心的蹲下來仔細地為哲哲黏膠帶。

第二天,我到學校當面向小詠道謝,在老師和同學面前稱讚他的細心,而他只是揮揮手說沒什麼,很快地跑走了,似乎很不習慣被人讚美。看著他的背影,我的內心有股暖流…….

 
 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©2012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.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