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起改變

我是資源班的老師,心情常隨學生狀況起伏,不禁懷疑自己情緒障礙該去看醫師。

小俊的情緒很不穩,只要不順他的意就生氣,筆芯斷了、橡皮擦掉了、字不會寫,就一邊飆罵,一邊踢桌踹椅,再躺到地上哭鬧;待人沒禮貌,在我面前挖鼻孔、掏耳朵,然後把手放進嘴裡……為了制止這些行為,我會大聲喝斥,以致彼此常怒目相向。

 

「要打從心裡喜歡自己的學生……這樣才能很好的教育學生。」

為了喜歡他,我必須找出他的優點。有一次,我又被他氣到快抓狂,他也快控制不住時,我緊急和他約定:一起從一數到十。我慢慢數著一、二……還沒數到三,他就一腳把桌子踢倒。我大聲怒斥:「你就不能再忍耐一下嗎?」沒想到他比我更大聲:「我有忍耐啊!可是我忍耐不住!」聽到他說他有忍耐,我嚇了一跳,因為我從來不認為他有在忍耐,我看不到他從零忍耐到一,再忍耐到二的那一份艱難。我的老師說:「這小小的一點進步,他白天、黑夜付出了多少的努力。」原來他有把我的話聽進去,也想要改變自己,只是習氣太重,而我只盯著他做不到的地方,為此深感慚愧!

有了這個發現,我開始很認真去找他的優點,但他每一節課都讓我生氣,哪有什麼優點?我有時真希望他忘記來資源班,但偏偏每一節課他都會自己來。其實要把資源班的課表記清楚不太容易,他不但記住且從不缺課,這不就是優點?而且他的手非常靈巧,每次班上大掃除,只有他仔細認真的將窗戶的邊角、溝槽都擦得很乾淨。

中秋節時,他拿來一袋柚子放在我桌上:「這是我媽要送妳的,重死了!」看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,我毫無食慾,就分送給全班同學。大家吃得很開心,他卻站了起來,拿了一顆朝著我走過來:「那些柚子是要給妳吃的,妳怎麼都請同學吃?」我故作輕鬆:「大家一起吃才好吃啊!」不料,他把柚子捧到我面前說:「因為妳都沒吃,這一顆給妳!」我看著眼前這個常被我罵,從沒給他好臉色的學生,竟對我這麼好。感受到他純潔善良的心意,我很高興接下柚子,和他一人一半,並在全班同學面前謝謝他這麼貼心,這麼愛老師。

很少有笑容的他,那天笑得非常燦爛,而那半顆柚子,是我吃過最甜的柚子,至今回想還甜在心頭。

 

「幫助別人最偉大的方法,就是改變自己。」

自從我很認真去想他的優點:準時上課、認真擦窗戶、體貼老師……便不再那麼排斥他,甚至覺得他還滿不錯的啊!還可以教啊!我自問最想教他的是什麼?控制情緒!可是如果我傳遞給他的是我的憤怒、不滿,他沒有一個正確的榜樣,如何學會控制情緒,原來真正該學會控制情緒的竟然是我自己。

畢業前的戶外教學,其他同學都在期限內交回了同意書,只有他的同意書不見了。看著哭著來上課的他,我心想:「你每次去都出狀況,不去也好。」但繼之又想,他趴在桌上哭成這樣,卻不見周圍桌椅東倒西歪,比起之前踢桌踹椅、躺在地上驚天動地的哭,現在算是很有氣質的哭,「孩子,你真的進步了,就讓你去吧!」

神奇的事發生了。每當我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,他就變得非常尊敬我、更認真學習,不會的地方還口氣很好的來請問,和平常出言不遜、把學習單揉成一團的他判若兩人。原來當我釋出善意時,學生是感受得到的,而且會很努力照著要求去做。終於在戶外教學當天,他很開心的交出了同意書。

 

「你不撐著,他就倒了;幼嫩的苗芽,需要悉心的呵護。」

小俊常說:「你們大人都不聽我說話!」於是我練習放下工作聽他說,聽他抱怨老師、家人、同學,聽他天馬行空的說生活上的瑣事。他說完之後一定會很溫柔的跟我說:「老師,我要回去了哦!拜拜!」我也會向他揮揮手,看著他離開。如果他氣急敗壞的跑來說他東西不見了,我就陪他在教室每一個角落尋找;他鬧脾氣,我就哄著,耐心等待他慢慢恢復平復;他受傷了,我幫他擦藥;他需要衛生紙、膠水、彩色筆,我都借給他。有時感覺不是我在教他,是他在教我,教我怎麼用心當一位好老師。

每當他出現惡行惡狀,我會反省自己,我的老師教我要關愛學生,要觀功念恩,要代人著想,但我對學生要求的多,關愛的少,凡事只想到自己。我和他一樣是個學不會、教不好的學生,但我的師長從不責罵我,總是一次又一次給我鼓勵、給我機會,耐心等待我成長,從不放棄!

師長這樣帶領我,我也希望把這樣溫暖的愛傳遞給學生。尤其面對一個處處被嫌棄、人際關係不好的學生,我必須挺身而出,呵護他、陪伴他,就像我的師長永遠陪伴我一樣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◆福友119期  高雄 蘇芳玉
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©2018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