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哲,是我從高一帶上來的高三生,一年級初見面,我們是對嗆開場的。當時,全班同學都乖乖外掃,就他堅持不去,我再三提醒,他依然故我。擔心班上有這樣的學生,以後怎麼帶?於是我使出撒手鐧──記過!他居然也不甘示弱:「要記就記,你們老師只會記過!」

正當我氣得全身血液直衝腦門之際,師長關愛教育的叮嚀在心中現起:「避免一直要求學生,否則師生會變成對立。」「每個人都像一本書,不謙虛就讀不懂。」情緒平復後,我想了解小哲這本我還沒打開的書。一問之下,我的心柔軟了,原來小哲國中讀技藝班時,常被老師不問緣由的記過。

隔不久,國文老師怒氣沖沖來找我,原來同樣的戲碼又上演了──小哲不聽課還頂撞,老師要記過,他也回:「要記就記。」我向老師道歉並說明小哲過去的遭遇,老師決定不送記過單,卻附加一個「但書」:再犯就送。

提到國文老師,小哲怒氣未消,不過知道記過單被留下來後,情緒就擺平了,唯獨不向老師道歉。師長教我:「堅定幫助學生的心,始終如一的關懷他,陪他成長。」於是我用心關懷,好幫助他學習如何尊重師長。果然,國文老師沒幾天後,很開心的告訴我小哲向他道歉了。國文老師要退休時,小哲還代表全班送花和卡片,國文老師對小哲的進步很感動。

小哲出的作業,可謂應接不暇,戒菸是另一門功課。小哲國中開始就抽菸,最高紀錄一天兩包,輔導小哲戒菸,我屢戰屢敗,幾乎快失去耐性,但想到師長的叮嚀:「看到他走不上去的難點,支撑他,給他力量。」我堅持了下去,並在他因抽菸被抓記過三次時,找他一起訂減菸計劃。

我把他抽菸的時間和數量記得一清二楚,好量身規劃。小哲平均一天抽十支,在家在校各五支;依照計劃,小哲先從睡前那支減起,加上在校減兩支,一天抽七支;爾後每兩天減少一支,目標是在校不抽。果然,他有心要改,身上的菸味漸漸變少,不久就告訴我他戒菸了。但才維持約一個月,同學又看到他抽了。

好不容易有的一點成果竟功虧一簣,我覺得好沮喪。但當我再度站在師長的角度時,我的沮喪不只揮之而去,還能看到小哲的進步並能繼續鼓勵他,因為師長說:「這小小的一點進步,他白天、黑夜付出了多少的努力。」

小哲至今仍不斷出作業給我,遲到、曠課、不交作業、吵著要休學……但只要我花時間陪他、勸他,就有改善。他在撒嬌嗎?有次他在週記寫到「想吃媽媽的菜」,我盯著那一行字看好久,真是心疼他,因為小哲的母親才過世不久。感受到他思念母親的心情,我決定做便當給他吃,他收下便當時很高興的跟我說謝謝。

幸好有關愛教育的陪伴,我的心得到支撐,想法也跟著轉變。以往小哲出招時,我第一個念頭都是:「吼,又來了!」現在他再出招,就算第一個念頭還是和以前一樣,但第個二念頭我會試著改成:「吼,來吧!」

 

(本文出處:福智之友第121期,作者 其英)

 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©2018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