體悟「慈心」內涵

我在一九八八年值遇日常老和尚後,就不斷得到師父的教導,一九九四年師父第一次告訴我想要種有機無農藥的菜,我回答師父:「師父您就好好修行,為什麼要種有機的菜呢?」真的聽不懂師父的話,接著師父不斷舊話重提,這時才感受到師父是玩真的。

後來黃順得提供了一塊地,師父來電說:「你帶頭去種,雖然不會,但一定種得起來。」電話中,我一直告訴師父:「我真的不會種。」師父說:「你和陳榮三、黃順得三個人一起承擔。」就這樣,我承擔下來了, 一九九五年七月一日開始下田,當時我穿西裝,開著賓士車,到了農場再換裝,直到十月二十五日朴子農場灑淨,師父在貨櫃屋裡看到西裝,笑著對我說:「陳居士,這個天氣穿西裝不會很熱嗎?」師父這句話讓我看到自己放不下面子的問題。

第一次種菜,被蚜蟲吃掉很多,師父知道後告訴我:「蚜蟲喜歡吃就布施給牠們吃吧!」對我而言,這是信心的打擊,可是師父不斷鼓勵我繼續種。接著種白菜,收成前,綠葉被蟲吃光了,真的只剩「白梗」,這次師父有不同的教誡,師父說:「這個好吃,被蟲吃過最營養,你採收後全部送到鳳山寺來。」我慢慢對有機有了正確的概念,跟蟲對立的心也漸漸鬆綁,接著師父又教我一招──每天早上到農場後,要先和蟲蟲溝通:「我開闢了一區,你們就到那一區去吃吧!」兩個禮拜後,當我看到這一區的菜被吃得精光,我感覺蟲是可以溝通的,從此心轉過來了,蟲也愈來愈少,菜終於可以種出來了。

一九九六年冬種菠菜,種籽撒下後,久久不見發芽,走在田埂上竟然看到螞蟻洞口都是菠菜種籽的殼,看到這一幕,我非常生氣,「我這麼辛苦,你們卻吃得一粒不剩。」此時,師父來電告訴我:「陳居士,螞蟻吃得很高興,牠們很感激你。」師父接著說:「明天到市場買菠菜籽,記得到柑仔店買一包糖,把糖撒在螞蟻洞口,告訴牠們一起來護持慈心事業。」我當場哭出來,不是傷心,而是感受到電話那頭的無限悲心,也因此讓我體悟到「慈心」的內涵。

 

 


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 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75號4樓        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©2018財團法人福智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